anterbell

一个矫情的奇怪的人

【十虐梗】假欢畅

ooc,ooc,ooc

肆.【德哈】枉然

四虐国破家亡万骨枯

在哈利的视线里,时间仿佛无限放缓,红绿碰撞,灰飞烟灭

终于结束了

纠缠了这些年的噩梦,背负了这么久的责任

人们从来只会羡慕英雄的光环,从来不会去想他们的沉痛

他想起看到死去的卢平,唐克斯,弗雷德时,他多希望自己从未来过,他想就那么瘫倒在地上,眼神空洞,什么都不去想,什么都不做。

他想起更早的时候,邓布利多,小天狼星

还有他最愧疚的,斯内普教授

他们的离去如一根根长钉,刺入哈利心底,纵使不再流血,仍不时抽痛。

他甚至觉得讽刺,自从自己踏入魔法世界之后,始终都被伏地魔的阴影笼罩,现在他就这么没了,剩他自己,伤痕累累,拖着一个残破不堪的灵魂,留一生来回味伤痛。

他想,若是就此死去,也不错。

喧嚣的狂欢声里,哈利看着远去的金发背影

对不起,我太累了,我已经,不敢爱了,不会爱了。

我这一生里见的痛苦,我的疲惫,已足够了,经历这么多,我们,也不可能回到那两年了。

战后审判,卢修斯被判终生监禁,马尔福家全部财产均被冻结。在哈利的力保之下,德拉科和纳西莎免于牢狱之灾,但每日提心吊胆、担惊受怕,这场战争早已将她熬干,与丈夫的别离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判决第二天,纳西莎随即病倒,两周后离世

期间德拉科一直守在母亲床边

“对不起,为你经历了的,还有以后要面对的。

为人父母,本该好好守护你长大,结果却是这样。

我好想看看我将来的孙子啊,也不知道和你小时候像不像…”

德拉科紧紧抓着母亲的手,沉默不语。

德拉科没有用魔法,斥退了家养小精灵,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拿着铲子一点点挖土

他一共挖了两个,一个是母亲的,还有一个是自己的,埋了一个铁盒子。

站在母亲的墓碑前,摆上一束鲜花

这是母亲的葬礼,只有他一个人的葬礼

忽的脸上一凉,抬手抹去,德拉科仰头看了看头上蓝天

哦,下雨了啊

哈利没有去当傲罗,终其一生他都不想再战斗了,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,凭借着救世主的名气和确实不错的能力迅速站稳脚跟。

金妮一直陪在他身边,他们之间,没有爱情,只是亲情。

有一天罗恩问他怎么还不结婚,他想想,也是时候了

求婚,结婚,为人父。

新生命的诞生似乎给他的生命增添了不少亮色,他是个好父亲,他在儿子身上弥补了自己的缺憾。

转眼间小儿子也要去霍格沃茨了,他送他去车站,还是那辆火车,恍然间原来已这么多年了,自己,已经彻彻底底变了啊

“啊快看,马尔福家主!”

“超级有钱,还这么帅,好想嫁到马尔福家啊啊啊”

“就你?!做什么白日梦……诶你说当他儿媳妇怎么样”

前面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的,哈利加快了脚步,又猛地顿住。

蒸汽渐渐散去,他在那里,淡淡的金发闪着光

原来,心动的感觉,从未变过

不经意间抬头,那双翠绿的眼眸就直直撞上了德拉科的灵魂

只有德拉科自己知道他是多么贪恋他的目光,但他强迫自己点了点头,移开视线,他怕再多看一秒,包裹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外壳就要碎掉。

不敢去看,不敢去想

明明早已亲手将那段过往埋葬,明明以为可以就此忘却

可是,他能控制自己的行为,能控制自己的语言,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心。

原来,心痛的感觉,从未变过。


There are no real winners in war.

评论

热度(19)